信用建設引來名牌無數信用溫州四年成績斐然

http://www.ytwjuc.tw2006-08-16

      2002年8月8日,溫州市第一個誠信日。從這一天起,通過4年不懈努力,溫州市信用體系建設出現政府公信力明顯提升,企業信用競爭力不斷增強,社會信用度日益提高等三大可喜變化―――信用溫州,四年“成績單”  
  推進“三個溫州”建設,加強信用建設既是內涵又是保障。信用建設是發展“活力溫州”的重要前提;信用建設是提升“實力溫州”的客觀要求;信用建設是構建“和諧溫州”的題中之義。信用缺失是社會和諧的最大缺失,也是最危險的缺失。要構建“和諧溫州”,就必須把信用建設作為重要內容來抓,促使廣大干部群眾言必信、諾必踐、行必果,努力夯實“和諧溫州”的信用基礎。―――溫州市委書記王建滿  
  
  提起誠信,溫州人曾有過刻骨銘心的經歷,企業界人士更有著切膚之痛。從當年“血的教訓”,到如今現代信用意識的覺醒,并全力以赴推進“信用溫州”建設,溫州企業經歷了信用缺失的痛苦和重建信用的艱辛。  
  97.6%的市民支持信用建設  
  近日,溫州市統計局公布了今年6月份以來開展的“信用溫州”創建情況調查報告,這次調查收回有效問卷1500份,真實反映了社會各界對“信用溫州”創建工作的所思、所想、所盼。調查數據顯示,市民對建設“信用溫州”的支持率高達97.6%,93%的被調查者認為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的服務意識和工作效率明顯好轉,90%以上的人認為溫州市名優產品的質量很好或較好。按照國際上通行的貸款質量五級分類,溫州金融機構不良資產比例只占1.7%,是全國所有城市中較低的。  
  調查結果顯示,經過四年努力,溫州市社會信用體系建設進展順利,呈現出政府公信力明顯提升、企業信用競爭力不斷增強、社會信用度日益提高等三大可喜變化。但報告中也指出,近年來溫州市還有500多家失信企業被記錄在案。  
  在每年的“誠信日”,溫州市統計局都會出臺這樣一個調查報告,但報告所反映的問題每年都在減少,這是一個可喜的變化。改革開放以來,我市從一個很不起眼的中小城市,一躍成為天下聞名的民營經濟發達地區,溫州人對“沒有信用,就沒有市場,沒有財富”的認識尤為深刻。然而,當一些企業為追逐利潤四處奔忙時,似乎總會忘記市場的信用游戲準則,當問題暴露出來時,才意識到“信用”的彌足珍貴。毋庸諱言,近年來,我市一些低、小、散的制造業生產商,競相壓價導致行業陷入惡性競爭的現象屢見不鮮,已經給我市的信用建設敲響了警鐘。  
  長期關注溫州市信用建設的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司長陳文玲曾指出,溫州在新一輪的經濟發展中存在著一些制約因素,比如產業結構存在缺陷,技術創新難以突破區域內產業發展的整體水平;單靠傳統信用關系建立起來的民間金融,始終隱含著較大的信用風險等等,“要突破這些制約因素的主要途徑之一,就是要盡快建立健全現代社會信用體系。”去年9月份出臺的《溫州市現代社會信用體系規劃方案》,把失信懲戒列為社會信用體系中最重要的“部件”之一,將采取經濟和道德手段并用的方式,大幅度提高失信的成本,把有嚴重經濟失信行為的企業和個人從市場的主流中剔除出去。目前,我市企業信用信息交換系統已正式啟用,市信用辦正著手出臺打擊失信行為的聯席制度。相信在不久的將來,我市將從制度上形成“一處失信,處處失信;事事守信,路路暢通”的良好社會信用氛圍。  
  “老賴”將無處遁形  
  “中國企業信用論壇―――走進溫州”大型活動正式拉開帷幕,這是溫州市在推進企業信用建設史上一次規模空前的盛會,國家相關部委領導、著名信用專家學者齊聚一堂,就企業信用體系建設等系列問題進行深入研討和經驗交流。其間,溫州市還將正式啟用溫州市企業信用信息交換系統,這標志著溫州市企業信用體系向制度化建設邁出了堅實的一步。  
  “今后,在溫州的企業只要有一處不守信的記錄,就會處處受阻,因此而付出代價。”據溫州市信用信息中心副主任盧金淼介紹,我市已有工商、質監、國稅、地稅、社保、海關、人民銀行、公安、藥監等13個部門采集的企業信用信息內容納入了該系統,入庫的企業已達9.4萬家。借助這個信息平臺,只要輸入想查詢的企業名稱,有關該企業工商稅收登記、海關信譽度、獎懲記錄,甚至銀行借還貸情況等,都將一覽無遺,有關部門以此更加全面、客觀、準確地評定企業誠信度,從而在項目審批等方面做出優惠或嚴格限制等措施。  
  早在今年6月底,上海、江蘇、浙江三地信用主管部門就在上海舉行的“信用長三角”高層研討會上,點擊開通了“信用長三角”信息共享平臺。溫州市企業信用信息交換系統正式啟動后,將逐漸融入“信用長三角”建設,這意味著賴帳、欠債不還、偷漏稅等各種企業不良信用信息,在不久的將來可在長三角實現異地查詢。  
  “通過這個信息共享平臺,有關職能部門將加大對失信行為的懲處力度,努力營造一事失信,事事受阻的企業信用氛圍,推進信用溫州向更深層次發展。”盧金淼這樣解釋。  
  守信是守信者的通行證,失信是失信者的墓志銘。曾經有過信用缺失沉痛教訓的溫州人,每逢“誠信日”,自然不會忘記1987年8月8日杭州武林門廣場火燒溫州鞋的恥辱一幕。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較長的一段時間內,假冒偽劣商品幾乎成了溫州的代名詞。從上個世紀90年代初開始,飽受市場和信譽雙重打擊的溫州人,開始邁上了艱難的信用重建道路。1993年下半年,我市提出了“質量立市、品牌興業”的戰略選擇;2002年,市人大常委會作出決議,確定每年的8月8日為溫州“誠信日”,而這一天,正是當年溫州劣質鞋在杭州武林門廣場被一把大火燒毀的日子。從當年的“誠實守信”到今年的“企業信用”,隨著“誠信日”主題的層層推進,越來越多的溫州人逐漸深刻意識到,企業產品質量低劣,信用缺失,就會演變為溫州整個區域的整體失信。  
  信用建設引來名牌無數  
  今年8月3日,國家質監總局公布了中國名牌初選名單。我市又有7個新增的產品,11個到期復評的產品進入了初選名單。如果18個產品順利通過公示期,溫州市的中國名牌產品總數有望達到32個。這是一份令人欣慰的“成績單”。  
  據溫州市質監局有關統計數據顯示,去年我市新增中國名牌產品9個,提前兩年完成后三年的目標,目前已有中國名牌產品25個,中國馳名商標15只、國家免檢產品82個,眾多行業的市場占有率都位居全國前茅。與此同時,“中國鞋都”、“中國電器之都”、“中國塑編之都”等30個“國”字號產業基地,已經成為“品牌溫州”的一張張金名片。  
  往事不堪回首。有人說,溫州企業的品牌尤其是鞋業品牌是在大火的焚燒中成熟長大的。1987年8月8日,杭州武林門廣場的一把大火,燒出了溫州鞋的國內品牌;1990年俄羅斯的那把火,把溫州鞋燒到了國際市場;2004年發生在西班牙的焚毀溫州鞋商倉庫和貨車事件,則再次提醒溫州鞋商要盡快轉型,走出因低價而引火燒身的怪圈。康奈集團副總裁周津淼深有感觸地說:“我們還沒有世界知名品牌,這是中國鞋在國際競爭中的最大困難,而沒有品牌,也必然會出現類似西班牙的排斥行動。”  
  這些年來,溫州市幾任主要領導在各種場合都表達過這樣一個觀點:推動溫州經濟社會發展的切入點很多,但是近十幾年來,最重要的是重建溫州信用。歷史上,溫州產品曾因失去信譽而導致信用缺失,阻礙民營經濟的繼續發展,因此,創建企業名牌商品就成了溫州重建信譽的一條必然之路。  
  如今,面臨更加激烈的國內和國際市場競爭,如何使溫州徹底走出昔日“誠信危機”的陰影,打造國際市場的“信用名片”,已成為擺在政府和企業面前的一項新課題。去年9月,市委、市政府進一步明確了產業品牌發展目標,就是奮斗三年,爭取獲得中國名牌、中國馳名商標40個以上。經過5至15年的努力,力爭在工業、農業和服務業中培育2-3個世界名牌,引導廣大企業采用國外先進標準和國際標準,加強與國際知名企業的品牌與技術合作,努力向國際性品牌進軍。  
  好消息接踵而來。去年以來,正泰集團與美國通用公司合作,打造國際性電氣制造基地;奧康集團與世界鞋業巨頭意大利GEOX公司全面合作,聯手打造國際品牌生產基地;金獅啤酒與比利時英博啤酒集團合資合作……  
  “品牌既是企業的生命線,也是一個城市的‘金名片’,是一個城市形象、個性、素質、風格和實力的集中表現。一個城市的知名品牌,就是這個城市形象的一個直接體現,就是這個城市精神的生動詮釋。品牌是有凈化力、有創造力、有擴張力的。品牌象征著財富,標志著品質,積淀著文化。品牌是企業的靈魂,是產業的基石,是城市的精華。我們堅持將品牌戰略進行到底,提升城市功能和國際影響力,使溫州成為一個‘品牌強市’。”這是溫州市委書記王建滿接受《人民日報》記者采訪時所說的一段話,擲地有聲。  
  信用第一鎮的“零不良”記錄  
  伴隨著品牌創建的更艱巨的任務,是社會信用體系的重建。提起信用建設,不得不提有著“中國信用第一鎮”之稱的平陽縣蕭江鎮。平陽縣蕭江鎮聞名全國,是因為蕭江的塑編業,蕭江塑編業的發展得益于蕭江的信用建設。2003年,該鎮被中國市場學會信用工作委員會??研鎮以來,這個只有幾萬人口的鄉鎮信用建設引起了世人廣泛的關注,至今已保持了十多年的零欠稅、零不良貸款和公用事業部門零欠費記錄。  
  建鎮于1985年的蕭江鎮,改革開放初期人均收入不足100元。1978年,蕭江人從開啟第一臺自制的編織機起,就始終堅守信用美德,在銀行貸款、訂貨合同以及傳統道德中,處處講究誠信厚道,從而在變幻莫測的市場風雨洗禮中經受住了考驗,塑編行業多年來均躋身該縣的三大支柱行業之一。  
  溫州是人情味比較濃的社會,過去往往以人情關系代替“信用”關系,蕭江鎮亦不例外。但僅靠建立在自律基礎上的傳統信用,無疑存在著較大的市場風險。如今,該鎮在信用建設方面邁出了重要的一步,建立每一家企業的信用身份證,即企業的信用等級證書。全鎮所有產值500萬元以上的企業,都委托溫州信用中心等中介機構進行評定,找出不足和差距,做到每年都有進步和發展。盡管如此,為杜絕信用不良偶爾事件的發生,該鎮還建立了蕭江信用投訴中心,使之與市信用投訴中心聯網,接受社會各界對各種反信用行為的投訴。  
  蕭江鎮的信用試點建設工作,實際上就是我市從傳統信用向現代信用進行轉變的一個縮影。從2002年開始,我市在“信用溫州”建設過程中,由政府帶頭,不斷建立和完善信用制度,行業協會、商會和企業積極參與,全市從上至下發起了一場民間基礎深厚的“誠信運動”。“誠信”兩字值千金,不僅僅是一種理念,已作為一項自覺行為深入大大小小的企業。  
  南存輝說過一句話:誠信就是定單。有一次,即將出口的一批產品中,復檢時發現一臺產品外觀色澤不一致,南存輝當即決定將這批貨全部返工重檢。重檢后為了趕交貨時間,他又決定改海運為空運,為此多花了80多萬元的運費。重視質量,講究信用,這樣的例子在我市企業界數不勝數。  
  據悉,目前溫州80%以上的企業已經具備自己的質量計量和檢測手段,有1400多個產品獲得了安全認證或者合格認證,有700多家企業通過ISO9000質量體系認證。
  信用溫州明日不稀缺  
  日前,從省信用辦傳來消息,浙江省將研究出臺《企業信用服務機構管理辦法》,組建全省信用服務行業。根據相關政策,政府部門今后要在政府采購、招投標、評優評先等活動中率先使用信用報告,把信用報告作為評選的重要參考依據,以此進一步推動現代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。  
  “溫州人在經商過程中,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血緣、族緣、地緣和情緣等建立起來的信用關系,并結成牢固的商業紐帶。”《跨越--溫州從傳統信用邁向現代信用》作者之一陳文玲說,這種傳統的信用關系,是溫州走向品牌國際化道路的障礙之一。溫州應該圍繞政府、企業和個人三大信用主體,加快建設以道德為支撐、產權為基礎、法律為保障的社會信用制度,促進經濟社會的健康持續發展。  
  陳文玲認為,根據西方發達國家的經驗,人均GDP超過2000美元的市場經濟型國家,都將進入“信用經濟時代”。溫州人均GDP雖然已越過這道“門檻”,但離“信用經濟時代”還有一段長長的路要走。其中,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,這些年來,我市大力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,有力地改變和重塑了溫州形象,但仍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社會信用缺失現象,諸如買賣雙方不信守合同,企業間相互拖欠貨款等等。  
  利益的得損只在一時,信譽的存毀卻是一世。曾因信用問題遭遇過挫折的溫州人,如今比任何時候都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城市整體信譽。市統計局城市調查隊在調查中發現,有78%的被調查者認為,在當今社會“做老實人、說老實話、辦老實事”是可行的,絕大多數人認為創建“信用溫州”能夠改善投資環境,提高溫州城市美譽度,促進溫州經濟的快速發展。  
 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何懷宏曾說過:“誠信大概是今天中國最緊缺的一種公共物品!”但愿在不久的將來,溫州將不會稀缺這種公共物品。來源:溫州都市報

聯系我們

電話:0571-89766001 #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#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路77號金匯大廈浙江省企業信用促進會 #郵編:310005
任选9场中奖规则